我们毕业了(图

2017-08-26 14:19

  大学里,身边同学的家人也有的生病,有的离世,一次次擦干眼泪后,我对生命的愈加浓烈,对家人也愈加珍视、紧张。这不是大学教我的,但确是我在这四年中最珍贵的所得。每每遇到烦心事,不管多难过,多沮丧,给家里去个电话,听老妈抱怨老爸有多懒惰,听老爸投诉老妈不认真做菜糊弄他,就觉得好幸福、好满足……

  拍毕业照时,你回来看我。还是那个校园、那阳光的味道、那张我再熟悉不过的带着笑意的脸。四年,不管周围分分合合,沧海桑田,我们始终坚守着、着我们得来不易的爱情。现实很多,但是当我们都有着强劲的积极的内核就不会,爱情反而会历久弥坚,经历的越多就越牢固,付出的越多就会越珍惜。

  老爸说他前段时间吃太多发胖了,正在锻炼减肥,已经瘦了5斤,初有成效;老妈说老爸每天都有按时吃药,她的肩膀痛也缓和一些了……还好,还好他们都好。

  老爸慢慢康复起来了,但是一直需要药物维持。这一场病,似乎是生活给我的一个点醒,让我及时发现最需珍视的人和最不能割舍的情感,只是方法似乎太过辛辣。

  她是这样一个人,好像是大学教师里最普通的一员,又好像是我大学中最不普通的导师,她也有着青春的小情绪,有着对待问题不一样的看法,她好像不是与学生打成一片的外向性格,却是最认真帮助学生的细心姐姐。没错,每个大学里都有耀眼的老师们,或美丽开朗,或多才多艺,但默默地在每一天用自己的付出帮助学生的老师有更多,他们或许无法在你的大学里写上浓墨重彩的事迹,但是他们慢而柔的声音、一针见血的评语、课堂的每一个问题,都慢慢地堆积了你知识的堡垒。

  老爸上次生病住院是我大二的时候,现在我已经毕业了,两年似乎就在转瞬之间,但我却始终走不出那份恐惧,而且似乎与日俱增了——怕老爸再住进医院,怕老妈有不舒服,两三天一个电话,但还是无法填补心里的牵挂。

  第一节课前她略带羞涩地和我说:“姐姐,我的基础很差。”我笑笑,不以为意。两个小时过去,我才发现,这个20岁的姑娘,居然连九九乘法表都不太会,更不用说什么正负数了。就这样,每天以蜗牛爬行般的速度着。一个月后的月考,她考了他们班级里艺术生的第十名。

  又是一年毕业时。4年光阴,弹指一挥间,当初那个提着行李懵懵懂懂迈入大学门槛的你如今又一次站在了大学的门槛上。回望如水般逝去的岁月,大学生活的桩桩件件往事,就如同怀旧电影般在每一个毕业生的眼前不停播放,那里有对于亲情的,对于友情的珍惜,对于爱情的坚守……

  四年前,离开家的时候我对自己说,长大了,要学着自己养活自己了。然而初到学校的那一刻,看着偌大的陌生校园,突然就有了想要逃离的想法,但最终没有买上那张返程的车票,反而一住就是四年。不过庆幸的是,我实现了自己当初的诺言,靠自己的努力过自己的生活,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一定会有人问我做了什么吧,那就是家教。一个个童真的孩子,一张张笑脸充实着我大学悠闲的课余时间,我也从中受益匪浅。

  那是2008年的秋天,那个被烈日炙烤的操场,我穿着绿油油的军训服你穿着同样绿油油的军装,你向我们介绍自己是物理学院的国防生,军训期间是我们的教官,我们就是这样认识了。

  可是高考前的半个月,她突然陷入了低迷期,看着日渐消瘦的她,我有些手足无措,只能尽量抽时间找多种理由陪着她,陪她走完这段的日子。最后,她考上了云南一所三本院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日,我和她的家人一样开心,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成就感,第一次感觉到有价值地存在着是多么幸福的事。

  没想到,这句话一直伴随了我大学整整四年。因为你的出现,我毫无条理的生活开始变得有条不紊,我平淡的生活变得鲜活灵动,我的初恋也自此拉开序幕。

  毕业了,有人在离别氛围的烘托下上演着各种“门”,有人为自己错过了恋爱的黄金时光莫及,有人或平静或撕心裂肺地变成了分手季的男女主角……当然,也有人还坚守着大学里美好的感情,比如说我。

  渐渐地我们不再单纯的只是家教与学生的关系,我们一起逛街,一起谈天说地,成为了好朋友。她会在课后送我回学校,会在我有些小小失落时和我说:“姐,说,谁你了,我去扁他!”

  直到大二,期末考试刚结束,妈妈突然打来电话说爸爸生病住院了,让我抓紧时间回家看看。苍老而无助,看着那样的爸爸,我没有哭,只是害怕,也说不出话。看他被病痛,看妈妈不眠不休,我第一次那么深切地感受到了亲情的,心随着爸爸的病情波动拉扯,自以为的我、长大的我面对疾病,面对生命,只有颤抖。

  那天晚上,天空高远,爽朗无风,似乎天公也分外作美,只有一轮圆月挂在树梢。他们拿来了孔,说在生日这天、在毕业之前,让我们一起许下愿望。有那么一瞬间,我意识到,或许分别真的就在眼前。回想大学这四年的时光,真如白驹过隙,只觉得才刚刚脱下军训装不久,就已然披上了学士服。某常和某涛他们为了点着孔正忙得不亦乐乎,周围的同学也在七嘴八舌地加以 “指导”。承载着众愿的孔最后越飞越高,化成一点星光融进了墨蓝色的天空。

  我们都会转身离开,对于那些给予我们无限帮助的师友,还来不及说一声谢谢。他们好像一盏深夜里的灯,悄悄地护送我们走出迷茫的夜色,那是他们对于我们青春的帮助,也是他们心中未灭的火焰。毕业了,带不走的是旧日时光,带得走的是他们教给我们的人生道理。

  记忆像是握在掌心的水,不论你摊开还是握紧,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走,剩下的必是深入骨髓刻进大脑的美好。匆匆在记忆里搜索,一个又高又美的甜姐在脑海中闪现。

  如今,家教早已不仅仅是我谋生的手段,我享受着这个过程。我用心每一个孩子,他们的进步就是我的快乐。而这些孩子的父母们也在生活上给予了我很多帮助与照顾。知道我是外省人,每逢佳节都会专门为我做顿饺子,烤两块月饼,包几个粽子,煮上一碗汤圆;偶尔做了什么好吃的会特地叫我过去吃;时不时打个电话嘱咐上两句“天冷了,多穿点衣服,别冻着”“天热了,阿姨给你煮了绿豆汤”“别太累,注意休息”……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因为这份家教工作,我多了好多家人。

  “我都不敢接你电话了,怕你我。你妈已经我老半天了……我就逗逗你,看把你吓得,这么大了还哭成那样。以后不你了,我!”老爸笑嘻嘻的,像个调皮的孩子,电话里隐约能听见老妈还在念着老爸……我破涕为笑。

  她是一位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大学女老师,她上课会非常认真地准备资料、批阅学生论文,她欣赏每个学生出众的地方。正是她的认真,让我开始重新审视我的大学时光、我的学习态度及对待人生的态度。我的心情开始起了变化,我想要认认真真地去做论文,给我四年的学习画上一个的句号。我的导师非常认真地帮助我修改,很多次为我指出细致到标点的小问题,我的论文在她的帮助之下逐渐完善了起来,最终也得到了满意的结果。

  走到大学的尾巴上,也有这样一位老师,让我发现看似散漫的大学师生关系似乎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四年的学习生涯,我的成绩并不是特别优秀,我一样被迷茫和懵懂着每天的日子,一样在考试前夜恶补重点。我没有在乎过学金,没有尝试加入学生组织,我在放松的小世界里兜兜转转转掉了许多青春的时光。突然间,就要毕业了。好像离我很远的毕业论文就这样逼着我去拾起丢失很久的学习劲头,我仔细选择了导师,而就是这样的选择,让我如今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我是从小学五年级起就开始住校的,一直到现在,12年了。刚开始是三个星期回一次家,慢慢变成了半年回一趟。长期的住校生活给了我的品质,却也消减了我对家的依赖和眷恋。平均一个月给家里打一次电话,电话的内容基本上就是要生活费,现在想想,原来的我对爸妈、对家竟是那样淡漠。

  我们在最美好的年华相遇,又在最美好的年华分离,在彼此的记忆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我永远记得你们在课堂上奋笔疾书的专注认真,也想得起你们在活动中的洒脱。曾经历过的悲欢离合、曾品尝过的酸甜苦辣,都是我们成长道上最为绚丽的瑰宝。所以有些随风,有些入梦,有些长留在心中。“登崇俊良,自强报国”,我们把青春融入到这片土地,把思念留给了这里的每一朵小花、每一颗石子。2008拥有我们难以忘却的精彩,2012留给我们此生不渝的怀念。在这分别的6月,送上我最诚挚的祝福,只愿你们永远安好,永远幸福。未来的还很长,但只要我们彼此支持,便能一辉煌。

  分开的两年,虽然我们相隔千里但是心却牢牢地在一起。部队纪律严格,你带着我的思念带着我的爱在信号覆盖不到的地方等待归期,我也一边等你一边好好充实着自己。没有你守护的日子,我成长了,我学会笑着面对突如其来的困难,学会承受无以名状的孤独,学会抵制各种。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总会出现各式各样的人,有的只是擦肩而过,有的却能走进你的生命。而大学同窗又格外特别一些。虽然性格各异,但他们身上的乐观、勇敢、包容……让我开始明白珍惜彼此的相遇,同窗之谊的可贵。

  终于有这么一天,我们带着不同的,又仔仔细细地在校园里走过一遍,想要在每一个角落四年的回忆;终于有这么一个时刻,我们聚在一起,高高地扔起学士帽,对着蓝天地大笑,喊着“我们毕业了”;终于有这么一瞬间,我们遇见那些年站在的老师,心里竟莫名感伤,笑容里也多了几分不舍的意味。那些时候,我们好像还不知道,这四年曾经以为那样漫长的时光,在长日无聊的宿舍午后,在昏昏欲睡的清晨课堂,在逃课以后的悠悠走廊,在洒落阳光的树叶缝隙里,已经慢慢地走掉了。那些教我们知识的老师们,也似乎与印象里不同了。曾经在某一堂课上,你激烈的观点就和他交锋碰撞;曾经在某一个傍晚,你又与他谈到你青涩的爱恋,亦师亦友,微妙而温暖。在这一刻,我们就要离开的时候,你突然就想要给他一个拥抱,那种感情似乎不能用语言表达,好像这样才对得起那些未灭的青春火焰。

  好吃懒做、怕苦嫌累是我给自己的准确定位和标签,所以从军训之始就开始希望天公作美连下十天暴雨将我解救于枯燥无味的军训,可惜天不遂人愿。还记得有天训练项目是 “化被子为豆腐块”的复杂工程,这确实难住了我这个从来都被子是用来盖不是用来叠的人,所以当大家都完成任务并站起来时,只有土里土气的我还在笨拙地埋头苦干。的我将大家的眼神解读为了嘲笑,之余懊恼为什么自理能力这么差。阳光灼烧着我的脸,突然好像有什么挡住了光,我抬头看到你带着满脸的笑意说:“没事儿,有我呢,我教你!”

  如今我也要告别这个美好的校园了,你却依然要驻守部队。身边的异地恋都像被施了咒,一对儿一对儿地分了手,还有的了好几年也在这个毕业分手季中没能幸免,但是我还是倔强地希望我们能下去,将爱情进行到底。

  “真的是你爸你呢,他好端端的,一点儿事儿没有,这两天还开始自觉地锻炼身体了。”老妈一边责怪老爸一边跟我老爸真的安然无恙,我才慢慢刹住了眼泪。挂了电话才发现被老爸吓得忘了告诉他们我下午领了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就又给他们拨了过去。

  “我没事,的,逗你呢!”老爸听我半天不说话,想来是了,在电话里窃笑。电话这头的我却一下子大哭起来。老爸一听,知道自己玩过了头,乖乖把电话给了老妈,让她来这场面。

  虽然老爸已经为他的恶作剧道过歉了,我能原谅他返老还童似的孩子气,但还是不能原谅他这次的整蛊行为。因为他不知道,这对于我来说,是最最最恶劣的玩笑,我开不起。

  之前听某常说要给我过一个难忘而有意义的生日,还暗自思索了一番,却也终究未想出如何个有意义法儿。于是当天中午,被一众人在饭店给了一个大大的惊喜——一人一朵的花和常用心准备的礼物。说真的,我已有些记不清那天自助火锅的味道了,原来真诚的感情可以比任何美味都深入。在汾河公园我们度过了下午的大段时光,因为刚刚过了儿童节,边贩卖小玩意儿的商家还没来得及走,童心大发的我们买来了吹泡泡的,还玩得不亦乐乎。于是我们在河岸边就这样说啊、笑啊、叫啊,没有人提毕业,没有人提分离,只有无数美好的回忆。我知道大家都渴望用彼此的笑脸来凝聚易逝的时光,用欢乐铭记大学的流年。

  我们牵着手在校园每个角落留下我们的足迹和身影,有着小桥流水幽径长廊的渊智园,葱郁的小树林,烟花烂漫的小花园,熙熙攘攘的月亮苑等等。我们在自习室里学习,在初民广场散步,在小咖啡厅谈心,在街边小摊吃早餐,形影不离,校园的花花草草、建筑房屋也因为你而对我有了特别的意义。

  转眼,四年啦,我不得不和我的大学、我的朋友、我的老师、我的学生、我的“家人”……这里一切的一切说再见。虽然我知道,有时候说了再见却再也无法相见,但我相信,有些东西会伴我到老,因为,有一种约定,叫做未完待续。

  那是我才踏进大学没多久,带的第一个即将面临高考的艺术生,她是一个外表温柔美丽骨子里却透着男孩子的霸气和豪爽的女孩。第一次见面,她就和她妈妈说:“老妈,就这个姐姐了,我信她了。”大概,这就是吧!

  两天没听到老爸的声音了,总觉得不踏实。忙完手里的一堆事儿,急忙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听老爸的声音不太对劲,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青葱浪漫的校园恋爱固然美好,但是校园这个温暖的巢并不一直属于我们,两年前在那个同样燥热的夏天,你要去部队了。还记得临走时,向来聒噪的我安安静静地抓着你的手,什么也没有说,但是我在心里暗许:分开了但不分手,未来的咱们要一起走。

  老爸,老妈,我毕业了,我有一个小小的也大大的毕业愿望,就是希望你们能健康、平安、快乐。